微信号:tiejunmedia

用户名: 密码: 忘记密码  免费注册 订阅《铁军》  订阅《铁军·国防》 设为首页  加入收藏  官方微博

《铁军》


《铁军·纪实》


《铁军·国防》


您的位置: 首页 > 《铁军》 > 感怀新四军


守望相思树


作者:章熙建   责任编辑:王月红   来源:《铁军》2017年第1期   日期:2017-11-03   浏览次数:56


   穿越山岭隘口的一刻,红军营长郑书荆驻足回望坐落山坳盆地的山村,那片隐现于林木葱笼间的错落村舍,凝成铁血汉子心头千缠百绕的结——宛如漂泊远航的一叶扁舟,却把思念之锚钉在港湾。


血荻花


作者:章熙建   责任编辑:党亚惠   来源:《铁军》2016年12期   日期:2017-09-01   浏览次数:121


  弹雨硝烟中六次更名,只为追随浴血长眠的英灵。一串血染名字的串连,一簇不朽薪火的传承,凝成热血与信仰的叠加升华,也铸就一个巾帼英雄的血性传奇。


红色的黎明


作者:章熙建   责任编辑:党亚惠   来源:《铁军》2016年第10期   日期:2017-05-12   浏览次数:155


  又一个黎明到来,东方吐出一丝鱼肚白,部队蹑手蹑脚地整装出发,挺进苏南的初夜就这样静谧而悲壮地度过。再上征程,回望渐渐凝成小点的西屏古镇,孔诚眼眶不禁渗出一丝热泪。他坚信,此刻乡亲们看到的是碾台上的银元、竹筐里的铜板,但留驻他们心底的,必定是一支新型人民军队的形象,是一份亘古未有的鱼水亲情。


血雨红背篓


作者:章熙建   责任编辑:束华静   来源:《铁军》2016年第11期   日期:2017-04-27   浏览次数:132


  炮弹卷地毯般一波波滚来,矮壮的马尾松成片被炸飞。钟延祥抱着背篓费力地爬向红豆杉根底,就在被炸弹掀翻的瞬刻,一束血雨激喷脸庞,炸飞的小腿“噗”地跌落背篓,鲜血霎时把背篓藤条染得赤红。


岩刻的丹青


作者:章熙建   责任编辑:魏冉   来源:《铁军》2016年第8期   日期:2017-03-16   浏览次数:180


    这是1940年早春二月。新四军三支队军需主任杨木贵,从军部返回驻地于此歇足,翻过岭头就是泾县小岭村了。杨木贵蹲身洗脸喝水的一刻,林间突然响起怯怯的呼唤——“杨连长——


名门红萼


作者:章熙建   责任编辑:党亚惠   来源:《铁军》2016年第7期   日期:2017-03-10   浏览次数:221


  她不能忘却那眷恋而痛苦的目光。战争中星点偶然亦或铸成痛憾。就在翻转土坎的一霎,身材娇小的湘妹子李敏抓住树枝,一拽一跃就冲到女兵前面。孰知,蛰伏林间的日军就在那一刻射出密集子弹。


诗意的竹筏


作者:章熙建   责任编辑:魏冉   来源:《铁军》2016年第6期   日期:2017-02-09   浏览次数:229


    这是19411月上旬,“皖南事变”爆发的第二天黄昏。中共皖南特委书记李步新突围中被追兵冲散,正要回头寻找部队,树丛跃出的小战士突然拽他拐上东山,才奔上岭头身后就响起密集枪声,紧接着小腿一麻中弹跌倒……


喋血的忍冬


作者:章熙建   责任编辑:   来源:《铁军》2016年第5期   日期:2017-01-13   浏览次数:221


  战争,无疑是残酷与暴戾的集成体。但世间最绝美的圣洁与芬芳恰正绽放于硝烟中,宛如漆黑夜空划过晶亮闪电,铸成沧桑变迁薪火相传的瞬间永恒。


枫林的凤凰


作者:章熙建   责任编辑:   来源:《铁军》2016年第4期   日期:2016-12-22   浏览次数:203


    回望红花山,漫野葱翠,山岗那棵挺拔的枫树躯干如铁,茂叶血红,像燃烧的火炬矗立天地间。老乡说,新四军小号手牺牲的那刻,即已化作凤凰飞向苍穹,只洒一腔鲜血滋润这株巨枫,赋予苍山碧水一抹隽永诗意。


生命的摆渡


作者:章熙建 王浩钟   责任编辑:   来源:《铁军》2016年第3期   日期:2016-12-01   浏览次数:282


  山青水碧的长江繁昌段油坊嘴渡口,镌刻一个新四军老兵的生命传奇:抗战岁月,一条小船把少年送入烽火战场;功成归来,英雄以生命摆渡超越生死的真情。


共有: 55 条记录 1/6 页 下一页  1  2   3   4   5  下5页 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