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号:tiejunmedia

用户名: 密码: 忘记密码  免费注册 订阅《铁军》  订阅《铁军·国防》 设为首页  加入收藏  官方微博

《铁军》


《铁军·纪实》


《铁军·国防》


您的位置: 首页 > 《铁军》 > 感怀新四军


我的八路军爸爸和新四军妈妈


作者:陈海燕   责任编辑:姚云炤   来源:《铁军》   日期:2014-05-16   浏览次数:6631


    我上幼儿园的时候,就喜欢站在大沙发上指挥家里人唱歌。爸爸妈妈在我的指挥下,除了唱当时流行的抗美援朝歌曲:“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,天空出彩霞呀,地上开红花呀……”之外,爸爸还常唱《八路军军歌》:“铁流两万五千里……”而妈妈就最爱唱《新四军军歌》:“光荣北伐,武昌城下……”他们唱得虽然有点走调,节奏还是很准的,听起来非常有激情有气势。这些歌曲伴随着他们的军旅生涯已经唱过千百次了,已深深地烙在他们的心上。我听多了,也渐渐地印在脑海里了。


铁骨铮铮斗群丑


作者:孙惠诚   责任编辑:姚云炤   来源:《铁军》   日期:2014-05-15   浏览次数:6693


    新四军教导总队八队(女生队)学员章辅,是个刚满20岁的上海姑娘,身材不高,留个童花头,长得清秀文静。她穿上军装,显得英姿飒爽,充满青春活力,格外讨人喜欢。


烽火并蒂花


作者:章熙建   责任编辑:姚云炤   来源:《铁军》   日期:2014-04-24   浏览次数:6665


    战争,带给无数家庭以颠沛流离甚至是惨烈创伤。而那群不屈不挠的民族精英,于烽火岁月中穿越硝烟的璀璨绽放,直如闪电穿空一般的绚丽。


花季的狼烟


作者:章熙建   责任编辑:姚云炤   来源:《铁军》   日期:2014-03-26   浏览次数:6641


    走进战争,尤其是那些拯救民族于危难的悲壮瞬间,我们常常为那些顶天立地的英雄所感动。然而,当你惊讶地注视一群稚嫩而瘦削的肩膀,担负起未必属于他们的非常使命且为之赴汤蹈火、浴血献身时,那份心旌颤栗真正是令人永难磨灭。


天国的丁香


作者:章熙建   责任编辑:王浩钟   来源:《铁军》2013年第11期   日期:2013-12-26   浏览次数:6650


  1940年秋的淮北,尽管战火蹂躏让广袤原野笼罩着浓浓阴霾,但大地依旧铺展出无际的金黄。新四军第六支队支队长彭雪枫,亲率军民赶在日军扫荡前组织抢收。晌午小憩,彭雪枫刚要喝水,忽然间一串凄婉乐曲随风荡来,令他不由放下陶钵。彭雪枫扭头朝浍河岸堤凝视良久,乐于泓正心无旁骛地拉着二胡——


青檀的碑铭


作者:章熙建   责任编辑:王浩钟   来源:《铁军》2013年第10期   日期:2013-12-18   浏览次数:6641


  我不止一次地伫立于皇藏峪这片古老的青檀林中,我知道这里隐藏着一段沉谜般的历史。每每抚摸斑驳粗砺的树干,那缕隐隐的脉动总如电流传导指尖直抵心房,而抗战烽火中猝发于此的那场惨烈战事,亦随这份脉动穿越岁月烟尘闪现眼前。


雪润枫红


作者:章熙建   责任编辑:王浩钟   来源:《铁军》2013年第9期   日期:2013-11-07   浏览次数:6643


  换一种视角解读一代战将彭雪枫,或许能更真实地触摸一个铁血英雄的灵魂脉动。那串戛然而止的生命足迹,笃实而鲜亮地深烙在他为之眷恋与奋斗的土地上,留下直贯苍穹、千年回响的悲壮跫音。 


不朽的英灵祭


作者:章熙建 王浩钟   责任编辑:   来源:《铁军》2013年第8期   日期:2013-09-26   浏览次数:6669


  尘埃,是大地最细微最基本的粒子,孤立存在固然微小,但倘若拥有别样的生存际遇,集合起来,必然铺展出岁月沧桑的丰硕与美丽,而之于不朽。

  生命何尝不与之同!

  这段蘸血的文字,是今人对民族英雄的不绝忆念,是对烈士不朽英灵的祭奠!


缅想军号


作者:章熙建   责任编辑:王浩钟   来源:《铁军》2013年第2期   日期:2013-09-13   浏览次数:6686


  徜徉于淮北的三山九水之间,最令人遐思神往的音律之美,无疑当属《广陵散》,嵇康将毕生的精神与文化追求倾注于其中,从而造就了这旷世奇葩。虽然时逾千年,斯曲已失,但其无以复原的韵律长久而空灵地盘桓于天地之间,引后人痴迷而不倦地追寻。


别一种叙事方式说历史——荐读章熙建感怀新四军的散文


作者:王浩钟   责任编辑:   来源:《铁军》2013年第2期   日期:2013-09-11   浏览次数:6693


共有: 155 条记录 15/16 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页 上5页   11   12   13   14  15 下5页 最后一页